妳的微笑,是我生存的理由


這天,不是馬雅預言的2012年12月21日。

但,這天是世界末日。

起初也有大多和我一樣,不相信自己眼睛的人類,⋯⋯
還以為那些嗜血的怪物只是惡劣的、大型的惡作劇。

直到體溫被那些怪物奪走,皮囊被它們的牙齒扯下。



沒錯!

令人難以置信的,殭屍世界。

死者遊走人間的世界末日。


災難的開端......並不像電影,某某秘密研究所發生意外,病毒擴散......

厄運,是人類自私且無恥的念頭。


殭屍病毒,因為外國財團和黑道份子的搶奪,而意外流落到了一個中年男子手中,
該名男子,竟起了歹念,試圖感染隔壁的年輕女孩,進而強姦。

但是失敗了!

他,被咬了。

被咬的男子立刻喪命,變成死者重新回到人間,
再次奪走清潔婦的性命。


就這樣......病毒,從一棟公寓、社區、城市,國家開始,全面失控!



罪魁禍首的該名男子,名字和照片早被公佈,可是隨著時間的沖洗,大家早已遺忘 。

而公佈這名男子的英雄,則是在末日前,頗有名氣的畫家,小濕。





軍用短劍,鋒利的刀身從潰爛的頭顱抽出,
惡臭的鮮血染在褐灰色龜裂的柏油路上。


少年擦拭額頭的汗珠,有氣無力問著:「唉......這是第幾天了?」

「不知道呢......應該有半年了吧?」一名金髮女子,無奈說道。


她是少年的夥伴,有著一頭亮麗的金髮。

在末日之後,名字是什麼根本就無所謂了!於是乎,稱她為金髮。


「有差嗎?小濕你這麼猛,見一個殺一個就好啦!」說話的,是另外一名紅髮女子。


小濕,正是少年的名字。

紅髮女子同樣身為小濕的夥伴,但個性較為火爆,
憑著過人的膽量和武術,一路上和小濕宰殺不少殭屍。


「還好一路上有收集彈藥,夠我們撐好幾年。」小濕看著小型車後座,堆積如山的子彈、手榴彈。


「卻收集不到其他夥伴了......」金髮半開玩笑說著,神情黯淡。


這句話帶著濃厚的哀傷,就如漣漪般擴散整台車。

半年來,小濕他們積極尋找倖存者,
卻只有張牙舞爪,朝他們襲來的殭屍。

久了,就剩下絕望。



「......啊!」突然,小濕大叫一聲,猛踩煞車。


整台小客車打滑,擦撞路肩,發出"碰~"好大聲響。

金髮扶著撞著的鼻子,眼角帶淚,無奈問:「怎麼了?」

「幹,我想尿尿!」小濕。

「白痴哦!那你慢慢停下來就好了啊,猛踩煞車幹麻啊?」紅髮怒吼,一拳痛毆在小濕頭上。




"嘶...................."

路旁空地,小濕欣賞這煉獄般的末日景象,
原本,這是個名為台北的美麗城市呢!

如今,只剩下倒塌的大樓、崩裂的公路、撞得一蹋糊塗的轎車,
零散各地的人體四肢,受感染的毒犬,被殭屍咬掉的半粒奶子。


"啪!" 

解完尿後,小濕打了個哆嗦,不經意的踩碎了地上的玻璃碎片。


「……好像有什麼聲音?」


忽然,小濕發現踏破玻璃的聲響,不只他一人!


轉頭一看,一名穿著白色上衣的女子,踉蹌朝自己走來。

身上有斑斑血跡,卻沒有明顯的傷口。


小濕仍起了警戒,舉起手槍大喊:「不要過來!」

詭異的,女子停下了腳步。


見狀,小濕心裡大喜"難道是活人!"

「妳是活人嗎?--太棒了!」小濕。

「呃......」女子呻吟。

「怎麼回事...?」

「你是...小濕...嗎!」女子有氣無力說著,乍看下毫髮無傷的活人,說話卻比死人還無力。

小濕感到困惑,卻也回答:「是啊!妳怎麼認識我?妳是誰!」


「粉......」

「?」

「....粉.....絲.........」女子臉龐掛起無力的微笑,伸手展開穿在身上的衣服。

那正是末日之前,畫家小濕所設計的獨創款式‧仙界大象。


「妳......妳是我的粉絲?喂--!妳不要緊吧?」

小濕在不遠處大喊,不料,女子突然陷入沉默,
不發一語的,只猛盯著地下看。


"也許是餓了太久,身體虛了!"

小濕心想,才勉強鼓起勇氣,走往女子。

「請問妳.......」

「嗄啊啊啊---!!!」

「靠杯,我的媽啊!」

突然,女子變成了殭屍,以驚人的速度撲向小濕,
吃驚之餘,小濕反應不及,被殭屍直接撲倒在地。

"完了,殭屍力量太大了!"小濕完全亂了陣腳,心慌得連力都使不上。


眼看就要被殭屍咬上,那充滿病毒的牙齒,竟突然停在肩膀不到五公分的距離。


"殭屍猶豫?機會來了!"

小濕認為機不可失,趁著殭屍動作停滯,一股作氣將殭屍推開。


"砰!" 隨即朝殭屍頭部補上一槍。
 

硝煙纏繞在槍口上,經過半年歷練的小濕,槍法準如神,

可是手臂卻顫抖得驚人,子彈完全偏離了殭屍的要害。


「媽...媽的!她是我的粉絲,我下不了手啊!」小濕氣急敗壞怒吼,朝殭屍腳旁的地面開了幾槍,
試圖阻止殭屍前進。

殭屍早失去了恐懼的感覺,豈會害怕子彈這種虛無般的東西

屍化女子慢慢走進,小濕急得全身顫抖,子彈只剩最後一發!我不能慌!


「夥...夥伴.....」突然,殭屍女子開口說話了。


小濕大駭,正以為自己聽錯時,女子又說了。

「我...可以....當小濕....的...夥伴....嗎?」

「妳、妳不是變成殭屍了嗎?」小濕問。


"剛變成殭屍不久,也許還有救?"

「好,妳當然可以當我夥伴啊!--妳站著先別動,告訴我傷口在哪,讓我看....」

「不...行....」

「咦?」小濕困惑。

「我是...殭....屍....不能....當.....小濕的....夥伴.....了」

「誰、誰說的!我....」

小濕的話,尚未說完,殭屍女子硬是插嘴說:

「但是.....能請你....幫我....簽名....嗎?」


明明是殭屍,她的笑容卻如此善良。

「還什麼簽名?快讓我看看傷口啊!」小濕急吼。

「....拜託.....」


殭屍變回人類,史無前例!

看看傷口?哈!真可笑。


小濕流下眼淚,完全忘了恐懼。


他站在嗜血的殭屍面前,咬破手指,

殭屍嗅到了血液的甜美味道,發出強烈的呻吟聲。


但,殭屍沒有攻擊它最愛的偶像。

殭屍緩緩脫下,那血跡斑駁的上衣,血跡甚至有擦拭過的痕跡?

可見.......她真的很珍惜這件衣服吧!


女子被殭屍咬傷的部位,在肩膀下面一點的手臂上,

好可憐......只有一點點齒痕,就這麼一丁點的傷口,竟然就能奪走一名少女的性命!



但,小濕的視線不忍滯留在殘忍的傷口上,

只好勉為其難,盯著脫下衣服而裸露的兩粒渾圓雪白的胸部上。


小濕打趣的說:「哇.....這至少有D吧?」

「.....真是....神準的...目測....!」殭屍女孩無力的笑。

就這樣,小濕在屍化女子的上衣,簽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並溫柔的將女子的衣服穿回,顫抖的雙手,無疑的表露出小濕不願接受,粉絲即將死亡的事實。


「......好看吧?」小濕哽咽,忍著眼淚問。

「.........」 殭屍沒有回答,她只是溫柔的一笑。


突然,殭屍伸出雙手,捉住了小濕的手。

「!」被此驚動的小濕,並沒有任何反抗。


緩緩的,小濕的手被殭屍舉起,

直到槍口頂著女子的額頭。


小濕留意到了殭屍的嘴角,顫抖抽蓄。


是在說什麼嗎?


"謝謝你?"

"永別了?"

"想姦屍嗎?"

如果是妳,姦屍這種事情我會認真考慮......

哈哈!不過...... 是什麼,都無所謂了。


我們彼此傻笑著,笑聲裡似乎藏著啜泣聲。

隨著淚水延綿臉龐.......



"砰!"



在腦海的槍聲,比現實來的響亮。

小濕沒有多說什麼,只是默默流著淚水。


「上個廁所這麼久,你是便秘喔!」等得不耐煩的紅髮,跺腳走來。

「嚇!殭屍?」在旁,金髮注意到了小濕腳旁,動也不動的殭屍。


「什麼殭屍?她啊......是我們的夥伴!」小濕流著淚,笑著說,表情很溫柔。


對不起,請原諒我。

原諒我,妳在淤泥滿佈的地上掙扎時,我只能握著妳的手....

原諒我,妳痛得七孔流血,痛得嘶吼時,我只能按著你的胸.....

原諒我,只能抱著逐漸冰冷的妳,只能告訴妳「我在這」.....

原諒我,只能哭泣......卻什麼忙也幫不上..........

謝謝妳,就算成了殭屍還是支持我。


握著她的遺物,刻著『和平』兩字的項鍊,
彷彿女子的心願,隨著項鍊傳達給我。


「和平嗎...?我答應你,我會努力讓世界和平的!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故事: 仙界大濕 校閱: 南門椅子
妳的微笑,是我生存的理由 妳的微笑,是我生存的理由 Reviewed by Gary Zhang on 上午1:47 Rating: 5

沒有留言:

技術提供:Blogger.